我和6个女邻居的故事[完] - 优优色影院




我18岁一个人到北京打拼,21岁小有成绩,在二环路仁和花园购置一套居室独居。这里属于富人区,邻居大都是成功人士,男人一年四季在外赚钱,留下的妻子个个貌美如花,饥渴难耐。我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。
  第一个和我搭上的是住在对面婷婷,她虽然已经是两个女儿的母亲,可是年纪还不到三十岁。自己觉得无聊时就会来找我闲聊。
  有天晚上,婷婷来我这里坐到差不多两点钟的时候才回去睡。从她的言谈和眼神里,觉得她好像对自己有些意思。我心里想:如果她再来是,务必大胆地尝试把她挑逗,如果有反应,就把握机会,彻底地和她亲近一下。
  隔天的晚饭後,婷婷果然又来了。她穿着一套碎花的连衣裙,头发梳得很整齐,孩子气的俏脸上还稍微加以化装,那模样儿比平时显得更加艳丽动人了,望着她那酥胸上雪白的乳沟,我不禁诱发一阵爱欲的冲动,下体迅速地发硬,把裤子都顶出了。便笑着说道:“婷婷,你今晚好漂亮呀!真是迷死人了!”
  婷婷笑着说道:“真的吗?有什么可以证明你不是在讲大话呢?”
  我走近她身旁,牵起她绵软的手儿放到那硬物上,说道:“这算是证明吧!”
  婷婷粉面通红,她触电似的,迅速把手缩走了。嘴里说道:“哇!你真不知羞!”
  我说道:“是你要我证明没有撒谎的嘛!”
  婷婷低着头儿说道:“我到底有什么令你着迷呢?”
  我一把将她的娇躯拉入怀里,指着她的酥胸说道:“单凭你这乳沟,已经使我神魂颠倒,如果能让我摸摸你的乳房,简直飘飘欲仙了!”
  婷婷没有争扎,却含羞地把头埋在我怀里。于是我得寸进尺,把手放到她丰腴的乳房上轻轻地摸捏着。婷婷伸手过来微微撑拒,我则牵着她的手插入我裤腰里。婷婷把我的硬物握在手里,浑身剧烈地颤抖着。我知道她春心已动,便大胆地解开她的衣领,把手伸入她的奶罩里抚摸她那绵软又富具弹性的乳房。
  婷婷肉紧地握着我的硬物,嘴里呻呻吟似的说道:“我就被你摆弄死了!”
  “还只是一个开始哩!”我把手指轻轻捏弄着她的奶头,说道:“这样弄,你是不是更舒服呢?”
  婷婷颤声说道:“养死人了,快放手吧!你到底想做什么呀!”
  “想让你舒服呀!”我把另一只手撩起她的裙子,穿过她的内裤的橡筋裤头,直探她的桃源肉洞。发现早已十分湿润了。于是笑着说道:“婷婷,你好多水哟!”
  婷婷没有回话,只把头往我怀里直钻,小手儿把硬物紧紧地握住。
  我把双手同时撩弄她的乳尖和阴蒂,婷婷扭动着娇躯,两条雪白的嫩腿不停地发抖着。嘴里不时地发出“伊伊哦哦”的哼叫。我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,觉得那里很紧窄,就对她说道:“婷婷,你虽然生过两个孩子,却仍然保养得很好哩!”
  婷婷负气地说道:“好不好关你什么事!”
  我涎着脸说道:“当然关我的事啦!我现在就要和你做爱,要享受你那温软紧窄的小天地了,我帮你脱去衣服,一起到床上去玩吧!”
  “谁跟你玩呀!”婷婷放开握住我硬物的手,阻止脱她的衣服。然而她的反抗是无力的,半推半就间,已经被我将连衣裙脱去,只剩下胸围和底裤。我没有继续脱她,只把她的肉体抱入睡房放到床上。
  婷婷羞涩地拉被子盖上半裸的玉体。我也没有让她久等,三两下手就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,钻入被窝躺到她身边。我继续脱去婷婷身上所有的东西,把她一丝不挂的肉体搂在怀里。让她一对丰满的乳房温软地贴在我胸部。
  婷婷也扭动着纤腰,把她的耻部凑向我的硬物。我压到她上面,婷婷立即分开了双腿,让我顺利地把硬物插入她滋润的小洞。
  俩人合体之後,婷婷就不再羞涩了,她配合着我抽插的节奏,也把阴户有规律地向上迎凑,使龟头更深地钻入她的阴道深处。我望望她的脸,发现她也在看我。
  婷婷看见我望她,就闭上眼睛向我索吻。我吻她的樱唇时,她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。我打趣地说道:“你是否不甘心被我入侵,也想反戈一击呢?”
  婷婷负气地说道:“你这么说,我就扮死人让你肏,不理你了!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好哇!我就不信你没反应!”
  说毕,我立即更加落力地扭腰摆臀,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肉洞里狂抽猛插。她起初还咬紧牙筋忍住,後来终于崩溃了。她首先伸出两条白嫩的手臂把我紧紧搂抱。接着出声呻叫起来,最後她脸红眼湿,双手无力地放开我,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。
  我轻声在她耳边说要射精了,她有气无力地告诉我说已经早有准备。可以放心在她阴道里发泄。当火山爆发的一刻,婷婷又把我紧紧搂抱,直至我射精完毕,她还要我在她的肉体乐留多一会儿。
  我笑着说道:“你不怕我压坏你吗?”
  婷婷风骚地说:“女人天生来给男人压的嘛!”
  我说道:“你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好吗?我想和你再来一次。”
  婷婷笑着说道:“你还可以吗?我老公没试过一个晚上玩我两次哩!”
  “你不信就试试吧!我那东西还没有软下去哩!”我故意把硬物在婷婷的阴道里动了动,说道:“现在就再继续吧!”
  婷婷慌忙把我抱住,说道:“等一等吧!我刚才已经被你肏得死去活来,就算你行也要让我休息一会儿在让你玩呀!”
  “我抱你去浴室冲洗一下,浸一浸热水就可以消除疲劳,玩起来一定更开心哩!”我抚摸着她的乳房说道:“我懂得几下手势,可以尝试帮你做做按摩呀!”
  婷婷望着我,痴情地说道:“今晚我已准备让你随便怎么玩了,你想做什么都依你,我们现在就去洗洗,然後我用嘴儿让你舒服!”
  我把一丝不挂的婷婷抱到浴室,和她一起躺在温水的浴缸里。我爱抚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,婷婷也握住硬物轻轻地套弄。
  我赞美地说道:“婷婷,你的乳房肥白细嫩的,真好玩!”
  婷婷也说:“你这鸡巴儿刚才几乎要了我的小命哩!”
  “你怕它吗?”我抚摸她的阴户说道:“有没有弄伤你呢?”
  婷婷风骚地说道:“是有点儿怕,但是喜欢多过怕!”
  “为什么呢?”我的手指轻轻揉着她的阴核问道。
  “还用问吗?本来老公一个星期给我一次,现在都已经一个月了,我还不回来。一定是在内地风流快活了。不过现在不和我计较了,反正现在已经有你,你比我还强,我从没有试过刚才那么舒服过哩!”婷婷说着,温馨地把她的乳房贴住我身体。
  我笑着说道:“刚才还没到最好哩!因为我已经有好些日子不近女色,所以匆匆地在你的肉体里发泄,等会儿我会慢慢地把你玩得更舒服些!”
  婷婷道:“像刚才就已经很够了,你不要把人给玩死了呀!”
  我和婷婷在浴缸里浸了一会儿,就把她抱出来。擦乾身上的水珠,又把她赤裸裸地抱到床上。婷婷钻到我怀里,将我的龟头含入她小嘴里。这时我才记得仔细地欣赏她诱人的肉体。婷婷的脚很小,握在手里仿佛没有骨头似的,有一种特殊的质感。
  我把她每一只脚趾都仔细地玩赏,然後抚摸她的脚踝,又顺着浑圆的小腿一直摸到雪白细嫩的大腿,婷婷吐出嘴里的阴茎,傻笑地对我说道:“你摸得好舒服哦!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我们换个姿势,让我也吻吻你的阴户。”
  婷婷起初不让吻,後来毕竟拗我不过。让我头朝她脚的方向伏在上面,她的小嘴吸吮我的阳具,而我的头就钻到她双腿之间,用唇舌去舔吻她的阴户,婷婷兴奋地用她的双腿夹紧我的头。然而我却吻她的大腿,把她可爱的小脚儿含在嘴里。用舌尖钻她的脚趾缝。婷婷的嘴里虽然塞住我的龟头,也兴奋地“ピピヵヵ”哼个不停。
  玩了一会儿,我对婷婷说要正式和她交媾了,婷婷才摆出仰躺的姿势,把双腿高高地举起来,让我往她的阴道长驱直入。这一次,婷婷被我抽插得如痴如醉。她颤声地向我求饶,要我放过她的阴户,并表示要用嘴把我吸出来。我自然求之不得啦!于是,我大模斯样地坐在床沿,婷婷就跪在前面,小嘴儿把我的龟头吞吞吐吐。直至我喷了她一嘴精液,她才停下来,把口里的精液吞食,然後躺在我身边喘着大气。
  我搂着她说道:“婷婷,辛苦你了!”
  她笑着说道:“没什么,是我自己愿意的。你实在太强了,要两三个女人同时对你才应付得来哩!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我都想呀!不过那里有可能呢?”
  婷婷俏皮地说道:“叫你太太也来一起玩呀!”
  “你真是会开玩笑啦!”我亲热地把婷婷搂着说道:“如果我太太能来香港,或者我都没有机会和你拥有这样的乐事呀!”
  “还有一个办法。”婷婷神秘地说道:“就是我的死党海燕,只要你不嫌她长得肥胖一些,我都可以叫她来一起玩的。她自己一个人住,我们甚至可以把她那里做战场,那就包保一定安全了。”
  我问道:“是不是有时候约你出街的那个肥婆呢?”
  婷婷道:“是呀!就是她,她也曾经结过婚,不过老公是外籍人,每年才过来一个月,所以她也很缺乏性爱的滋润。怎么样,你是不是很讨厌她呢?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她只是生得丰满一点,样子并不讨厌呀!不过既然她有地方,最好我们一起到她那里玩,不要让她知道我住在这里。”
  婷婷笑着说道:“你怕她缠住你吗?”
  我说道:“我并不想太滥交,之所以和你来往,只不过是特别喜欢你呀!”
  “太多谢你了,真心里有我!”婷婷肉紧地把我搂住,亲热地说道。
  几天後,我跟婷婷到海燕的住处。这只是一个没有厅房间搁的小单位,但是有一张大床,已经足够我和两位佳人翻云覆雨了。
  海燕和我见面时,脸红到耳根。我也窘得不不知说什么好。反而是婷婷出来主持场面,她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法,叫我和海燕背对背各自宽衣解带。当俩人转身相对时,连婷婷身上也已经一丝不挂。海燕羞得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。婷婷则示意我采取主动。于是我把海燕推倒在床上,架起双腿,没有任何前奏,就老不客气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塞进她的阴户里。
  海燕不能说是很漂亮的女人,虽然她的容貌还算过得去,但是身材就显得太肥胖。尤其是脱得精赤溜光的她,更如一堆肉山似的。两条大腿又粗又短,不过她的销魂洞倒是十分紧窄,我的龟头和她的阴道摩擦接触很有快感。海燕可能因为久旱逢甘,很快就来了高潮了。虽然她比较含蓄,没有淫呼浪叫,可是从她脸部的表情已经足予证明她正陶醉的性交的兴奋之中。
  婷婷在旁边似乎看得动情了,她不自觉地伸手去抚摸自己的得阴户。我看了于心不忍,便抛下被我玩得如痴如醉的海燕,抽身扑向婷婷一丝不挂的肉体。婷婷的阴道里早已春水泛滥,被粗硬的大阳具一插到底时,立刻从她嘴里发出一声快感的呼叫。尽根有海燕在旁观看,她仍然毫无顾忌地表现平时和我交媾时的热情洋溢。她比平时更快地来了高潮,我也玩得特别来劲。婷婷被我玩得花容失色,手脚冰凉。她有气无力地示意我去继续玩海燕,我才调转枪头,直捣海燕的肉洞。
  海燕刚才还有点儿意犹未尽,这时阴道又得到了充实,她受到婷婷性交时豪放作风的影响,这时也表现得很淫浪。这时我对她始终没有像对婷婷的那一份爱意。只顾压在她丰满的肉体上狂抽猛插。不料海燕却很受落,她不但不觉得辛苦,反而为我的动作打气叫好。直到她又一次高潮,肉洞淫液浪汁横溢,我才在她阴道里喷射了精液。
  完事後,我躺在她俩中间摸摸这个,捏捏那个。婷婷笑着说道:“今天有海燕来分担就好了。以前我独自应付,实在是很吃不消哩!”
  海燕也说道:“是呀!我实在是太利害了,刚才差点儿给我玩死!”
  三人说说笑笑,直至深夜才相拥而眠。
  和婷婷的关系维持了大约半年多,婷婷突然告诉我全家移民的消息。于是我的床上对手只剩下不太喜欢的海燕,不过这时我才感觉她其实也有许多的优点。特别是冬天抱着她睡觉的时候,暖呼呼的,好不舒服。不过海燕的移民手续也快批准了,所以她和我也只能是一段雾水姻缘。
  婷婷搬走之後,新住客是一对夫妇,及一个大约两三岁的小女孩,太太很年轻,可能还不到三十岁,身材匀称,脸孔很清秀,她丈夫却是一个大胖子。
  有一次外出回来时,刚好在楼下遇上嘉嘉,她手牵着小女儿,一步一步摇曳生姿地爬楼梯。我追上去,就逗她女儿说道:“小姑娘好漂亮,像个洋娃娃,叔叔抱你上楼去,好不好呢?”
  小女儿羞怯地望着母亲,女人嫣然一笑说:“叫叔叔抱阿娇。”
  小女儿伸出双臂清脆地说道:“叔叔抱阿娇。”
  我把阿娇抱起来,向楼上走去。在交谈中,我知道她是嘉嘉。到了门口时,我也抱着小女孩跟进去了。嘉嘉对小女孩说:“阿娇,下来呀!叔叔抱得手酸了。”
  我把阿娇轻轻放下来,阿娇立即蹦蹦跳跳地跑进一个房间里去了。
  嘉嘉笑着说道:“你坐坐,喝杯茶!”
  我说道:“不方便打搅你吧!”
  嘉嘉道:“我先生要晚上十点才回来。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阿娇好漂亮哦!真不傀是你的女儿。”
  嘉嘉听了我的赞美,心里蛮舒服的。就在这时阿娇跑出来叫肚子饿了,我只好告辞。嘉嘉叫我有空再过来坐。
  我回到自己屋里,脱光衣服冲洗一番,只穿背心和短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突然门钟响了。开门一看,却是嘉嘉。她笑着说道:“阿娇吵着要来找你玩。”
  我连忙开门。嘉嘉进来後,我才觉得自己只穿着背心和短裤,浑身不自然。嘉嘉却不觉得有什么不习惯,她目不转睛地欣赏着我一身结实强壮的肌肉。看得我更加局促。于是我双手去接嘉嘉怀里的女儿。当我抱着阿娇时,手背也接触到嘉嘉的乳房。我故意并了并那团丰满的肉球,嘉嘉不但没有躲避,还对我递上一个媚笑。
  我心里想:看来这个嘉嘉迟早也是可以一起上床的女人了。想到这里我胯下的阳具不禁硬立起来。虽然我抱着阿娇,但是我只穿着背心短裤,底下的变化早被嘉嘉看见了。于是赶快转过身说道:“我去拿汽水。”
  我拿来汽水和杯子,就坐在沙发上。嘉嘉接过杯子,倒了一些喂她女儿。她一蹲下来,不知是有意,还是无意的,大腿和三角裤,都露了出来。虽然阴户被底裤所包着。劝肥满得像小山丘。看得我热火沸腾。我实在忍不住了。一手逗着小女孩,另一手悄悄伸到她的大腿。
  我先摸着嘉嘉膝盖的部份,见她没有闪避,就顺着内侧慢慢摸过去。但觉得入手细腻极了。嘉嘉终于伸出玉手捉住我的淫手,但我只觉得她只是虚张声势,并没有用力,就更大胆地摸向她的阴户。嘉嘉浑身一颤,她粉面通红,不敢看我。却也没有用手阻止。我刚想把手指探入她的内裤。阿娇竟嚷着要睡了,我只好缩回手,站起来摇着阿娇哄她睡。
  不久,阿娇真的入睡了。我道:“让她在我床上睡一会儿吧!”
  嘉嘉道:“打搅你了!”
  我把阿娇抱到房间里的床上,嘉嘉也跟进来替小女孩脱鞋。当她替阿娇盖好被子的时候,我就从她背後突袭。嘉嘉身上只穿着线衫和裙子,快就被我从小腹入手,上下两路,分别摸到饱满的乳房和毛茸茸的耻部。
  嘉嘉连忙抓我的手,我摸到她的阴户,觉得已经湿淋淋的了。便抽出双手,把嘉嘉的裙子掀起来,把她的内裤褪下去。也来不及欣赏她那雪白肥嫩的粉臀,掏出自己那条粗硬的大阳具,就往嘉嘉那道粉红的肉缝里插进去。嘉嘉本来就存心和我一尝偷情的乐趣。可是也想不到我这么快就直接了当地进入她的身体。她只有双手撑在床上任我从她後面狂抽猛插。因为是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偷情,嘉嘉很快就兴奋,她轻轻地哼着,怕吵醒睡在旁边的女儿。终于身软无力地伏到床上。
  我把粗硬的大阳具从嘉嘉的肉体抽出来,把她翻了过身,将内裤完全脱下来。举起双腿,又把肉棍插入她的阴道。嘉嘉连忙指了指阿娇,又指了指门外。我明白她的意思是怕吵醒女儿。便把嘉嘉的身体抱起来,嘉嘉也把四肢紧紧缠住我,一式“龙舟挂鼓”我轻易就把嘉嘉的娇躯抱到客厅的沙发。
  嘉嘉出声说道:“刚才已经把我弄得死去活来了,你还没玩够吗?”
  我道:“我都还没有出,怎么算够呢?我可以在你身体里出吗?”
  嘉嘉红着脸说道:“自从有阿娇後,我就开始避孕了,你喜欢怎样怎样吧!”
  我道:“我想让你再来一次高潮,我把你放在餐桌上我好不好呢?”
  嘉嘉道:“要快一点,我怕阿娇醒来。”
  于是我让嘉嘉从我的怀里站起来。俩人的身体脱离後,嘉嘉望着我那条粗硬的大阳具说道:“哇!原来你那东西那么壮,难怪我要被你弄死了!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比起你老公,如何呢?”
  嘉嘉含羞地说道:“我没有你那么壮,同时也没有你那么持久。我还没有你刚才的一半时间就完了!”
  我接着说道:“弄得你不汤不水,又不敢说。是不是呢?”
  嘉嘉挥动粉拳把我一捶说道:“你笑人家,坏死了!”
  我把嘉嘉的娇躯抱到餐桌上,双手捉住她的脚踝高高举起,再度把粗硬的大阳具塞入她的阴户。嘉嘉的小嘴张了张,说道:“被你顶进肚子里去了!”
  我没有回话,只把粗硬的大阳具抽抽插插。把嘉嘉的阴道又弄出好些淫水来。嘉嘉□着眼,只望着我媚笑。我觉得她被奸时的表情特别迷人,比起以前的婷婷还要娇媚几分。便更加落力地做那抽送的动作。直把嘉嘉的阴道弄得淫液浪汁横溢。就在她二度高潮,欲仙欲死的时候,我也把精液疾射入她的肉体。嘉嘉第一次体会到男人灼热的精液喷洒子宫的妙趣,她激动地把我紧紧搂住。
  就在这时,房里突然传来阿娇的声音。嘉嘉连忙把我推开。她放下裙子,慌忙跑进房间里。我也把阳具收进短裤。同时略整了整衣服。这时,嘉嘉已经抱着睡醒了的女儿出来,她对我说道:“阿娇要回去了,我抱她过去。”
  我开门送嘉嘉出去,见到她雪白的大腿上垂下一道液汁,估计是刚刚射入的精液沿着大腿往下淌。我进入房间,躺在床上稍息,见到嘉嘉的内裤还遗留在床上,便拿起来欣赏。我的心里非常满足。因为在海燕因为移民而将离开我之前,又有如花似玉的嘉嘉投入我的怀抱了。
  之後的两三天里,我没有再和嘉嘉件过面,虽然我心里很记挂她,但是她是已经有丈夫的女人,也不好随便去找她。
  当我外出回来,打开自己家门的时候,总是情不自禁望向嘉嘉的门口。希望嘉嘉会偶然地出现,那怕打个招呼也好。
  这一天晚上,我吃过饭回来,正痴痴凝望张家的时候,有一把娇柔的声音在我後面轻轻传来:“好一个不知足的汉子,吃过翻寻味哩!”
  我回头一看,竟是楼上的小易。她是个三十来岁的妇人,舆我早就认识,只是之间还没有什么来往。我听出她话里有因,连忙说道:“原来是小易,进来屋里坐坐吧!”
  小易笑着说道:“跟你进屋,未免太危险了!”
  话虽这么说,小易还是跟我进去了。
  我把门关上,招呼小易坐到沙发上。倒了一杯汽水必恭必敬地递上,然後低声问道:“小易刚才为什么这样说我呢?”
  小易笑着说道:“若非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你和嘉嘉的好事早已被我看见。”
  “那一个嘉嘉呢?”我不解地问。
  小易笑着说道:“别装模作样,你和嘉嘉上了床还不知道她叫着嘉嘉吗?”
  “我没有问过她嘛!你怎么知道我和她的事呢?”我情急地问道。
  “哈!你不打自招了!”小易笑着说道:“其实我只不过是怀疑,并不知道你们的好事。因为前天我下楼时看见你抱着嘉嘉的女儿进入她家,出街回来时又见到嘉嘉从你这里出去。所以才和你开玩笑哩!”
  我道:“这事可不能乱说,否则……”
  “否则你会杀我灭口吗?”小易斜躺在沙发上说道:“你下手吧!我才不怕!”
  我见到小易脸上春意盎然,显然是也想分一杯羹。于是说道:“杀你倒不会,不过我一定要堵住你的口,否则事情就不得了!”
  我说着,就向小易扑过去。小易吃吃地笑着,把身体缩成一团,我看她并不反抗。便大胆地去拉她的衣服。
  小易也不抗拒,只是嘴里说道:“你轻力一点好不好,快把我的衣服扯烂了。”
  “扯烂了我赔你!”我嘴里说着。一手把她的上衣掀起来,一手把她的奶罩扣子解开。然後捏着两只白嫩的乳房又搓又揉。小易的手虽然也捉住我的手,但是她并没有用力反抗。我摸了一会儿奶子,便把小易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。小易半推半就,片刻间已被脱得一丝不挂。我见到小易赤裸裸的娇躯仿佛粉雕玉琢。一个阴户更是白净无毛。我轻轻拨开她的小阴唇,只见嫩肉鲜红,桃源秘洞十分细小。显然是未经生育过。
  我想不到三十来岁的小易竟然保持有这么好的状态。我心里好喜欢,急忙把她抱进睡房,放在床上。然後匆匆地把自己剥个精赤溜光,伏到小易身上,二话不说,手持粗硬的肉棍,往她的肉缝猛插进去。
  小易突然被袭,她打了一个冷颤。娇声说道:“又不是不让你玩,那么急!”
  我道:“你实在太迷人了,所以我忍不住嘛!”
  小易道:“你对嘉嘉也是这样说的吧!”
  我说道:“嘉嘉虽然比你年轻,但是你还没有生育,所以现在我插在你的阴道里觉得特别舒服哩!”
  小易笑着说道:“你在嘉嘉面前敢这么说吗?”
  我道:“这是句公道话嘛!在外表看来,她必你青春美丽,但是脱光,你比她秀色可餐,我可以和们你们两个交欢,实在是人生的最佳享受呀!”
  小易说道:“你就知道享受,人家下面好养哩!你别光说话,动一动嘛!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遵令!小易。”
  小易说道:“这种时候别叫我小易了,叫我燕吧!”
  我道:“好哇!燕,我的小亲亲,我要让你好好地舒服一下了。”
  燕道:“好肉麻!我的骨头都酥软了!”
  我没有再说话,专心地收腰挺腹,把粗硬的大阳具往燕温软肉体里横冲直撞。燕也被我干得很舒服,开始轻声地淫哼浪叫起来。可是,我干得正欢的时候,燕突然用双腿把我夹住不让我抽送,同时说道:“今天我没准备,你可别在里面射精!”
  我道:“你放心吧!没那么快,到时我会抽出来。”
  这时,门钟突然响了。我对燕道:“你先躺在被窝里,我去看看!”
  燕道:“如果是嘉嘉来,就尽管开门让她进来。”
  我披上浴袍,往从门眼向外一看,果然是嘉嘉。我连忙开门。嘉嘉一进来就扑到我怀里说道:“今天我老公带阿娇去看外婆,我推说身体不舒服,可以痛痛快快和你玩一次了。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太好了,我先帮你脱衣服。”
  嘉嘉连胸围和地底裤都没有穿,一件连衣裙脱下,已经精赤溜光了。我把她的娇躯抱起来,一式“龙舟挂鼓”,就和她和体了。
  接着,我抱着嘉嘉走进房里,把嘉嘉放在床上玩“汉子推车”。嘉嘉陶醉在性爱的高潮中,并没有发觉躺在棉被里的燕。
  我一边抽送,一边问道:“嘉嘉,这样玩你觉得舒服吗?”
  嘉嘉突然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叫嘉嘉呢?”
  燕猛从被窝里伸出头来说道:“是我告诉我的!”
  嘉嘉吓了一大跳,她争扎地要爬起来。燕把她按住,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!我以为我知道你们的事,刚才已经把我拉下水了。最近我老公不在香港,所以我没有避,你来得正好,我可以不必体外排精了。”
  嘉嘉道:“好哇!你们两个刚才天翻地覆,现在拿我来做痰盂,我可不要!”
  嘉嘉燕虽然是好朋友,但是在她的面前让男人奸淫毕竟很不自在,她争扎着想爬起来。燕却故意把她按住,笑着说道:“不要起来呀!让我欣赏一下你被男人奸淫时的表情嘛!”
  嘉嘉气愤地说道:“去你的,被你这么一搞我还有什么表情!”又对我说道:“你快去弄燕,否则我以後都不理你了。”
  燕笑着说道:“弄我就弄我嘛!我才不像你那么小气哩!”
  我也顺水推舟地对嘉嘉说道:“你先休息一会儿,我把燕摆平再和你继续。”
  燕已经在床沿摆好姿势。她高高地举着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,把粗硬的大阳具迎入光洁无毛的肉洞里。一会儿,我已经把她的阴道弄得淫液浪汁横溢。抽送之间不停地从器官的交合处传出“卜滋。卜滋”的声响。
  嘉嘉笑着说道:“燕的骚洞在唱歌了。”
  燕在女友面前被奸,显得特别兴奋。她已经高潮叠起,并没有理会嘉嘉的嘲笑。反而嘉嘉也看得心养脸发烧。好在我把燕玩得如痴如醉之後,便脱离她的肉体,重新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嘉嘉的阴户,嘉嘉如鱼得水。她又得到了充实。她兴奋地把我紧紧搂抱。我继续和她交媾了良久,才在她的阴道里喷射精液。
  我没有立刻把肉茎从嘉嘉的阴道抽出来,我伸手去摸燕的乳房。燕感概地对嘉嘉说道:“阿康真够瞧的,我们都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  嘉嘉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我和我的事呢?”
  燕笑着说道:“没有啊!我只是开玩笑地说昨天看见你从这里进出,我就不打自招了。”
  嘉嘉道:“幸亏只是让你知道,要是别人就糟了。反正你老公不在家,以後叫阿康到你那里玩,我也过去凑热闹!”
  燕笑着说道:“你不怕我欣赏你和我性交了吗?”
  嘉嘉道:“大家的脸皮都厚了,还怕什么呢?见到你刚才和我做的样子,看来你我我一样,都很会享受我干我们的乐趣。其实三个人一起玩更加刺激哩!”
  燕道:“阿娇睡着了吗?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来这里呢?”
  嘉嘉道:“我老公带她到婆婆那里,今晚不回来了。”
  燕笑着说道:“那么你们一起上楼到我家吧!你打个电话告诉老公说今晚在我家过夜,不就可以放心大被同眠了吗?”
  嘉嘉道:“死燕,一定是想让阿康在你那骚洞出一次了!”
  燕说道:“当然想啦!我回去吃过药,就不怕让我射精了,只是我已经在你那里射精,不知我还可不可以再来一次。”
  嘉嘉笑着说道:“你放心好,我的肉棒已经又在我阴道里硬起来了!”
  我把肉茎从嘉嘉的肉体抽出,果然是一柱擎天。三个人穿上衣服,悄悄上楼到了燕家里,准备在她家里开无遮大会。
  燕的住所整洁而且漂亮。我看得目不转睛,嘉嘉径自进浴室去了。燕则到厨房不自忙些什么。
  过了一会儿,嘉嘉从洗手间出来。燕也端了三杯香浓的咖啡出来,三人坐在沙发上喝咖啡。嘉嘉道:“燕的浴缸好大,够我们鸳鸯戏水的了。”
  “好哇!你们喜欢的话,我就先去放水了。”燕说着,就起身到浴室去了。
  我的手又不老实起来了,我伸进嘉嘉的酥胸抚摸她的乳房。嘉嘉笑着说道:“刚让你玩过,又来搞我了。你玩不厌吗?”
  我道:“当然玩不厌了,今晚我起码要再玩你两次。”
  嘉嘉笑着说道:“一次就好了,你尽量去玩燕吧!她很久没有和男人玩过了。”
  我把嘉嘉的衣钮解开,嘉嘉道:“反正要去冲凉了,我们不如脱光了吧!”
  燕出来的时候,我和嘉嘉已经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。她笑着说道:“哇!你们这么快,已经光脱脱啦!”
  嘉嘉道:“是呀!你也脱光吧!我们一起去鸳鸯戏水。”
  燕迅速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。我左拥右抱着两位赤裸娇娃,走进浴室,跨入浴缸。我双手捉住她们的一只乳房。比较之下,觉得燕的奶子结实,奶头只有黄豆般大小。嘉嘉的乳房非常柔软,两粒乳尖仿佛熟透了的红葡萄。真是各有特点。又伸手去掏她们的阴户,嘉嘉是阴毛拥簇,摸下去悉黍有声。燕的是光洁无毛,摸落滑美可爱。
  两个女人的手也不闲着,她们替我洗擦身体,特别把我的龟头洗得乾乾净净。
  我笑着对她们说道:“你们试过在水里性交吗?”
  嘉嘉道:“没有哇!燕,你有吗?”
  燕笑着回答道:“有,和我老公在这里玩过,你也和阿康试试吧!”
  我听燕这么说,便把嘉嘉抱到我怀里。嘉嘉则分开双腿,把粗硬的大阳具套入她的阴道。燕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,好不好玩呢?”
  嘉嘉向她点了点头,便主动地扭腰摆臀,把我的阳具吞吞吐吐。玩了好一会儿,嘉嘉对燕说道:“我的浑身骨头都酥软了,让你来吧!”
  燕骑到我身上玩了片刻,便对我说道:“这里太挤了,我们到床上玩好吗?”
  我点了点头。于是三人离开浴缸,抹乾身上的水珠。一起到燕的睡房。在软绵绵的沙发上,我用尽各种花式,把两个女人玩得如痴如醉。最後才在燕的阴户里射出精液,燕久旱逢甘,当我的龟头在她阴道里火山爆发时,她兴奋得欲仙欲死,四肢向八爪鱼似的把我的身体抱得紧紧。
  三个人安静下来後,仍然无心睡眠。我拥着两女说道:“你们第一次同时和一个男人玩,一定特别有趣吧!”
  我这一问原本是一句平常的闲话,不料却问出一个故事来。
  原来嘉嘉还未出嫁的时候,和燕在同一间公司的写字楼做事。那时燕也是新婚不久,可是老公却出海远航去了。燕兰闺寂寞,便邀嘉嘉到她家做伴。在燕拿出锁匙开门的时候,突然有一个彪形大汉出现。我手持利刃,押持两位弱质女子进屋,随即反锁房门。接着就把她们捆绑。把俩人打量一番,就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们听清楚,我来这里的目的并非劫财,而是要劫色。你们乖乖的听话,就免受皮肉痛苦。如果胆敢反抗,则小命不保,知道吗?”
  嘉嘉和燕不敢异议,唯有对大汉点了点头。大汉立即收起凶狠的神色,用色迷迷的目光对两个女人看来看去,好像不知先玩那一个好。
  燕鼓起勇气说道:“这位好汉,我朋友还没有出嫁。你能不能放她一马,免得她将来结婚的时候有麻烦。”
  大汉说道:“如果我答应,你是不是和我合作玩过痛快呢?”
  燕红着脸点了点头。大汉又对嘉嘉说道:“不过首先要验验你是不是处女,如果不是,我立即先干你一场再和她算账。而且,我只答应不破你的处女身,至于其我的地方,摸还是要摸,玩还是照玩。你也要合作一点,听见没有?”
  嘉嘉知道今天难免被大汉羞辱一番了,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,燕的一番好心并不会对她有什么帮助。只好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。
  大汉首先替嘉嘉松绑,并把她脱得一丝不挂。然後拍开双腿去观察她的阴道。看了一会儿,大汉回头对燕说道:“你太不老实了,我先证明她不是处女给你看,然後再奸你个死去活来。”
  又对嘉嘉说道:“你把捂住胸前的手放开,我要摸你的乳房!”
  嘉嘉无可奈何地垂下双手,任大汉把她的双乳又搓又捏。那大汉不仅摸她的乳房,也摸她的臀部和大腿,当时嘉嘉的确被我挑逗得春心荡漾,可是大汉摸够了之後,就把她每一边的的手和脚绑在一起。
  嘉嘉被扎得像一个大元宝似的,浑身动弹不得。可是毛茸茸的阴道却彻底裸露着,大汉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,然後手持粗硬的大阳具对准那迷人小洞狠狠戳下去。然後狂抽猛插起来。我一边抽送,一边不停地把嘉嘉的乳房捏弄。
  过一会儿,大汉屁股的肌肉剧烈地抽搐。把精液疾射进嘉嘉的阴道里了。
  这时燕的心里倒有点儿矛盾。她既庆幸大汉已经射精,大概不能继续奸淫她,又因为见到嘉嘉被我干得如痴如醉,而惋惜自己没有机会试试那条大肉棒。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大汉已经脱离嘉嘉的肉体,向她走过来。
  大汉虽然已经射精,却仍然挺着粗硬的大阳具。我对燕说道:“虽然你刚才骗过我,但是如果你肯合作,我可以不绑住你。”
  燕对我点了点头,于是大汉松开了绑缚着燕双手的绳子。燕也自觉地宽衣解带。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。当大汉看见燕那个光洁无毛的阴户时,不禁伸手抚摸。还把手指伸入肉缝里揉她的阴核。燕也轻轻握住大汉的阳具。
  大汉的阴茎爆涨奇硬。燕正担心自己是否吃得消,我已经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。燕觉得比平时老公弄她的时候更充实。她低头望向自己的阴户,只见光脱脱小阴唇紧紧地包着粗长的大肉茎。当我向外抽出时,连阴道里的嫩肉也被肉棒带着翻出来。大汉的双手捉住她的乳房不放,我又摸又捏,有时还撩弄她的乳尖。把她逗得心花怒放。同时,她的阴户也被抽插得酥酥麻麻,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。当大汉往她阴道里射精时,燕甚至兴奋得昏死过去。
  燕潇醒过来时,大汉已经离开了。她见到嘉嘉还被绑住,嘴里还被塞住自己的内裤连忙过去替她解开。俩人进浴室彻底地冲洗一番。赤身裸体地上床抱在一起。
  燕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处女哩!原来你什么时候就已经偷吃过了。”
  燕这一句话,又导出另一个精彩的故事。
  嘉嘉十七岁那年,她家的附近住着一位彦太太,她还很年轻,只有二十岁。嘉嘉因为和她年龄接近,很谈得来。便经常到她家去玩。彦先生白天多数不在家,嘉嘉和彦太太混熟了,才知道她叫芳媚。
  芳媚向嘉嘉讲了不少男女之间的事情,情痘初开的嘉嘉听见芳媚把性交描写得活龙活现。也恨不得有个男朋友来试一试。
  有一次,她问起芳媚第一次的经过。芳媚笑着说道:“我十五岁就开苞了,那时候还不认识我先生哩!”
  嘉嘉奇怪地问:“你还没有结婚就弄过了?”
  芳媚笑着说道:“是呀!其实你也已经发育好了,何必这么保守呢?”
  嘉嘉含羞地说道:“不是我保守,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呀!”
  芳媚道:“我介绍表哥骆驼和你认识,我和我一样年纪,人很英俊,也很温柔。”
  嘉嘉的脸红起来,她说道:“能不能先看看,好的话,我可以给我。”
  芳媚笑着说道:“包你满意。明天我就叫我来这里。”
  次日下午,嘉嘉打扮得很漂亮,在家里等芳媚的消息。两点钟左右,芳媚过来叫她了。到了彦家,客厅里坐着一个高大的男人。芳媚替俩人作简单的介绍,就说要去买东西,而匆匆离开了。还把门锁上。
  嘉嘉的脸上只是发烧,心也跳得利害。骆驼却很自然地倒了一杯水递过来。趁机挨近她身旁说道:“嘉嘉小姐,你真漂亮,可以让玩亲亲你吗?”
  嘉嘉颤声说道:“我怕……”
  骆驼在她的香腮轻轻一吻,说道:“你怕什么呀!我很难看吗?”
  芳媚粉面通红地说道:“不,我只是心跳得很利害!”
  “是吗?让我摸摸看,跳得怎么样。”骆驼说着已经把手伸到嘉嘉的酥胸。嘉嘉想推开我的手,又觉得被我摸得很舒服,就由我继续摸。骆驼趁她闭目享受的时候,便在她嘴上吻起来。这突来的感觉,使嘉嘉下来甜丝丝的,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。
  不知什么时候,骆驼的手伸到嘉嘉的衣服里面了。我把温软的乳房轻轻地捏弄着。一阵养酥酥的感觉传遍嘉嘉的全身。
  骆驼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把衣服脱下来,让我看看你的乳房好吗?”
  嘉嘉红着脸说道:“不行呀!芳媚快回来了。”
  骆驼笑着说道:“表妹故意避开,要到晚上才回来的。这里不方便,我们到房间里里去吧!”
  说着,骆驼就把嘉嘉拉到卧室。嘉嘉心里好紧张,一动也不敢动。骆驼把她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,就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。脱得赤条条的。嘉嘉一见肉棒,就有些兴奋起来。一上床,就来脱嘉嘉的衣服。嘉嘉的心里虽然愿意,却也十分害怕。骆驼连摸带拉的很快就脱去她上身的衣服。见到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,不禁称赞说道:“好美丽的乳头,真想一口吃下去!”
  嘉嘉道:“不要太用力呀!会痛的”
  骆驼道:“把裤子也脱下来好吗?”
  嘉嘉含羞地说道:“不要!我下面还没有让人家看过哩!”
  骆驼只好隔着裤子摸她的阴户。嘉嘉觉得一股电流从我的手接触之处流遍全身。她舒服地张开双腿任我抚摸。不知不觉之间,连身上仅有的一条三角库也被脱去了。骆驼亲热地搂着嘉嘉光脱脱的裸体,用嘴唇吮吸她的乳头,把双手在她的肉体到处游移。
  嘉嘉忽然觉得阴唇一阵养养,睁开眼睛一看,原来是骆驼用手指撩拨她的阴户。那种感觉比她平时自己弄时舒服得多了。不禁把阴户收缩了一下。
  骆驼说道:“哇!还会动哩!让我插进去一定很舒服!”
  嘉嘉道:“我还没有弄过,我不懂!”
  骆驼笑着说道:“不要紧的,我来教你嘛!你躺在床沿,把大腿举起来。我站在地上,扶着你的腿。会比较容易的。”
  嘉嘉道:“我不要,会痛的!”
  “痛一会儿就没事了,接下去你会很舒服的哩!”骆驼跳下床,捉住嘉嘉的脚踝把她的身体移到床沿。嘉嘉见到粗硬的大阳具向自己的阴户插过来,一颗心卜卜地乱跳。她不安地闭上眼睛,准备忍受皮肉之痛。可是骆驼并没有立刻插进去,只用龟头在她的阴道口揉来揉去。嘉嘉的阴唇和阴蒂被龟头弄得酥酥麻麻,一口阴水从阴道里涌出来。
  骆驼借助阴水的滋润,把龟头缓缓地向里塞进去,当进入一些时已受到阻碍。骆驼停下来,用手指撩拨她的阴蒂,嘉嘉觉得阴道里奇养,又有阴水往外冒。骆驼突然用力一顶。“卜”的一下。龟头冲破处女膜,一直钻入嘉嘉阴道的深处。
  嘉嘉叫了一声“哎呀!”,随即把骆驼的身体紧紧搂住。骆驼柔声说道:“要动一动,你才会有高潮的。”
  嘉嘉颤声说道:“痛得紧呀!涨死我了,受不了啦!”
  “你忍着点吧!一会儿就知道好处了”骆驼只把阴茎塞住嘉嘉的肉洞,将她两条嫩腿驾在自己的肩膊,腾出双手去摸捏她的乳房。过了一会儿,嘉嘉说道:“怎么你摸我上面,我下面也会养丝丝的呢?”
  骆驼笑着说道:“现在不怎么痛了吧!我要开始抽送了。”
  骆驼把肉茎慢慢地拔出一半,再整条塞进去。然後问道:“这样舒服吗?”
  嘉嘉说道:“还是很涨!”
  骆驼道:“比刚插进去时,是不是要好一点?”
  嘉嘉点了点头,骆驼捉住她的脚踝把两条雪白的嫩腿举高,尽量地分开。然後收腰挺腹,把粗硬的大阳具反覆地塞入拔出。一种异样的感觉逐渐取代了疼痛。
  突然,嘉嘉全身发抖,阴道里发麻!发酥!整个人轻飘飘的。腰际一酸,阴道里流出大量的淫水。骆驼觉得小肉洞放松一点了,便更加用力抽送。嘉嘉连忙说道:“不要了,我累死了,停一下嘛!”
  骆驼道:“好吧!听你的。不过我还没有出来,等一会儿要再弄哦!”
  嘉嘉也说道:“好啦!你不要拔出来,上床抱住我,休息一会儿就让你动嘛!”
  骆驼让嘉嘉侧身躺在我怀抱,粗硬的大阳具仍然插在她的阴道。这时,房门悄悄地打开了。芳媚突然走进来。她走到床前,伸手在嘉嘉白嫩的屁股上打了一掌。
  骆驼道:“表妹,不要打啦!她累了!”
  芳媚道:“谁叫你们在我床上乱来!”
  嘉嘉听到芳媚的声音,赶快从骆驼身上爬起来,人也不知道累了。急忙找到了衣服就先把裤子穿上。可是骆驼并不紧张,还是光脱脱地躺在床上。
  芳媚骂道:“死表哥!都是你做的好事,还不快去洗洗,把衣服穿上!”
  骆驼涎着脸说道:“我还没射精哩!你看还这么硬!”
  芳媚笑着说道:“死鬼!谁叫你这样的?”
  骆驼道:“她怕痛嘛!我又不敢用力弄!”
  嘉嘉听了十分难堪,只有把头垂下。芳媚道:“嘉嘉是处女呀!你怎么可以拿她和一般女人比呢?”
  骆驼坐起来,把芳媚拉过去搂住,芳媚只是笑,也没有发脾气。骆驼伸手就去摸她乳房。芳媚也把脸送上去让我吻。这时嘉嘉才知道原来我们两个早有关系!
  芳媚向嘉嘉笑了笑,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,连三角裤也脱了。骆驼立即去摸她的阴户。芳媚对嘉嘉笑着说道:“你知道了,可不能说出去呀!”
  嘉嘉道:“我自己都有份了,怎么会说出去呢?”
  骆驼笑着说道:“对了,三个人一条心,我会好好待你们的。”
  芳媚指着骆驼的鼻子说道:“便宜你这个色鬼啦!”
  骆驼一手抱一个,吻了吻芳媚,又吻了吻嘉嘉。摸了摸这个的乳房,又捏了捏那个的奶子。嘉嘉是第一次,觉得三个人在一起更加刺激。骆驼忽然对她说道:“你怎么把衣服穿上了?”
  嘉嘉说:“刚才她进来,我不好意思,只好穿上嘛!”
  芳媚笑着说道:“不要紧的,你也脱光了一起玩啦!”
  嘉嘉很快又一丝不挂了。骆驼把两个赤裸裸的玉人一齐拉到床上。芳媚躺在里面,骆驼卧在中间。我左右逢源,摸摸这个的阴户,揉揉那个的乳房。
  嘉嘉伸手想摸骆驼的阳具,却摸到芳媚的手。只好缩回来。芳媚笑着问道:“你要摸吗?给你,你摸摸!”
  嘉嘉双手一握,不禁说道:“哇!好硬哟!”
  芳媚道:“刚才弄你的时候很痛吧!第一次都是这样的,再弄就不会了!我第一次的时候,痛得哭出来哩!”
  嘉嘉道:“是谁弄的,这么凶!”
  芳媚笑着说道:“给狗干了。”
  骆驼趴到芳媚身上说道:“好哇!狗又来干你了!”
  芳媚连忙分开双腿,让骆驼的肉棒插入她的阴户。芳媚扭腰摆臀,迎和着骆驼抽送的架势。骆驼一顶,芳媚便向上一送。“啪”的一声撞在一起。骆驼抽出时,她也把阴唇夹住向外拉。阴道里的嫩肉被肉茎带出来,水汪汪的,翻出翻入。
  这时芳媚好像很舒服,连吞了几下口水。骆驼的阴茎抽出来也多了些。有时还整条抽出来,再用力捅进去。一捅进去,芳媚就把嘴一张,连喘两下。
  大约干了半个钟,芳媚浪叫道:“啊!舒服死了!”
  说完把手一松,头一偏。真的像死了一样,一动也不动了。
  骆驼从芳媚的肉体爬起来,对嘉嘉说道:“来,我们继续刚才没肏完的。”
  嘉嘉心里又想弄,又怕弄。可是骆驼已经没有给她犹豫的机会。我压到她的上面,轻易地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了她的阴道。这一次因为嘉嘉看了骆驼干芳媚的生春宫,骚肉洞里早已淫水盈盈。所以毫无痛楚就被粗长的硬肉棒整条插进去。
  嘉嘉被骆驼抽送了几下,很快就有了刚才那种酥麻的感觉。骆驼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用力抽送,把嘉嘉干得淫液浪汁横溢。忽然,她觉我的阴茎深深插入。肚皮也紧紧地和她贴着。龟头一跳一跳的。一股热热的东西喷入阴道的深处。烫得她浑身发抖,浑身飘飘然,好像灵魂出了窍似的。
  良久,骆驼才脱离嘉嘉的肉体。我看了看手表,说道:“哇!我要走了,你们继续躺着休息一下吧!表妹醒来时,你告诉她说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  骆驼穿上衣服离开後,嘉嘉望望自己的阴户,只见小阴唇红通通的,好像有点儿肿了。原本只有一个细孔的阴道口也变成一根手指大的洞眼。里面充满红红白白的浆液。她下床到浴室去洗了洗,出来的时候,芳媚就醒来了。她问嘉嘉道:“我表哥很行吧!刚才玩得痛快吗?”
  嘉嘉道:“我太利害了,我们两个都不够我玩!”
  芳媚笑着说道:“今天是因为你的原因,我才邀我来这里。平时都是我到我住的地方玩,以後你如果要玩,就跟我到我家去。”
  嘉嘉低着头说道:“什么时候呢?”
  芳媚道:“明天让我休息一下,我们後天就去找我”
  临走时,芳媚把一颗药丸交给嘉嘉,说道:“你把这个吃下去才回去。”
  嘉嘉问:“这是什么呢?”
  “事後避孕丸,吃下去,就不必担心出人命了。”
  两天後的午饭後,嘉嘉向母亲说是要和芳媚去看戏,就打扮得漂漂亮亮到了彦家。下午两点钟左右,骆驼开了一辆私家车来接她们。
  骆驼虽然是独自一个人,却在市区住了一个好漂亮的大单位。三个人一进门。骆驼立即左拥右抱,又是亲嘴,又是摸乳。芳媚带头把身上的衣服脱光,嘉嘉也跟着做了。两个女人夹手夹脚也把骆驼脱得一丝不挂。骆驼抚摸着嘉嘉的阴户问道:“还疼吗?”
  嘉嘉微笑着摇了摇头。骆驼拥着她们坐到沙发上。让两个女人面对面坐在我的大腿上。骆驼把头钻到她们胸部之间,吻了吻嘉嘉的乳尖,又吻吻芳媚的奶头。双手则抚弄着她们的阴户。一会儿,骆驼说道:“今天我要平分秋色,各在你们身上出一次,不过你们谁先来呢?”
  嘉嘉不好意思地望着芳媚说道:“媚姐,你先肏吧!”
  芳媚笑着说道:“表哥那么有能耐,常常把我弄地腰酸腿软,还是你先顶住我一会儿时间,才让我来。”
  骆驼也对嘉嘉说道:“对!就像上次那样,不过今天时间充足,我要把你们喂得饱饱的,才让你们回去!”
  嘉嘉羞涩地说道:“你先和媚姐玩啦!”
  骆驼道:“好!你们不用推了,一人一会儿,每人五十下。”
  说完,骆驼就把嘉嘉和芳媚拉到我的房间里。芳媚双手伏在床边,把屁股翘得高高的,骆驼便将粗硬的大阳具从她的後面干进去。芳媚一边让我抽送,一边吩咐嘉嘉也照样子伏下来。骆驼见嘉嘉已经摆好了姿势,就掉转枪头,把龟头塞进她的阴道里。
  骆驼在嘉嘉的肉体里抽送了五十下,又转换到芳媚那里。这样轮流了干几次之後,芳媚说道:“你还是先玩嘉嘉吧!我等一下再让你来。”
  于是骆驼专心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嘉嘉的阴道里狂抽猛插。插得她脸红眼湿,呻叫冰凉,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。这次嘉嘉不但没有疼痛的感觉,纯粹享受了做爱的欢娱。骆驼也在她欲仙欲死的高潮中射出了精液。
  芳媚见到嘉嘉全身抖颤,也见到骆驼两瓣屁股剧烈地抽搐,便说道:“哇!你们两个乐死了,表哥,我痒死了,你又不能肏我!”
  骆驼笑着说道:“你别急,我去浴室一下就来肏你。”
  骆驼从嘉嘉的肉体里拔出阳具离开後,芳媚把浑身软绵绵的嘉嘉扶到床上。仔细看了看她的阴道,笑着说道:“哇!你的洞洞里都是精水,好多哦!”
  芳媚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,躺在床上一动也没动,人好像死了一半似的,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,迷迷糊糊的就睡了下去。
  虽然睡了。也仍然知道骆驼出来之後在插芳媚的阴户。只是芳媚淫呼浪叫些什么,俩人肏了多久,她就不知道了。
  我听见燕和嘉嘉讲出了她们的故事。就笑着说道:“哇!原来你们早有这么精彩的经历。不过後来嘉嘉怎么没有嫁给骆驼呢?”
  嘉嘉道:“骆驼虽然在性的方面很强,但是我是个花花公子,和我玩的女孩子不计其数,我怎么敢信我呢?後来燕介绍阿张给我,我见我老实,就嫁给我了。”
  燕道:“其实我们的老公都很不错,不过和你偷情就特别新鲜刺激。”
  嘉嘉也说道:“是呀!特别是像刚才那样三个人玩在一起,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,你把我和燕都弄得心花怒放。以後能经常这样就好了!”
  燕道:“你放心啦!有时我可以帮你带阿娇,你就可以放心和我玩啦!”
  三个人都笑了,自此之後,我穿梭于这两个女人之间,有时还大被同眠哩。
[全文完